bl高肉攻让受含着睡

第一十四章 重建家族

葬花弄影2020-04-15 03:29:0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转眼间,姜雪四岁了,但一出生就体弱多病,走几步路都喘得不行。【】

  这日,梁王妃带着女儿出门祭香祈福,途经北城门时,看到一个男人正追着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毒打,那孩子一脸菜青色,抱头蹲在地上。

  姜雪扯了下母亲的衣袍,“娘,他好可怜”

  嬷嬷笑道:“王妃,郡主心地最是善良。芾”

  梁王妃道:“郡主体弱多病,你去问问是怎么回事,若是可以就帮帮那孩子,就当是给雪郡主行善积福。”

  嬷嬷应声“是”。

  不多会儿,下人回来禀道:“打孩子的是当地的地头蛇,那孩子原叫古傲,母亲早逝,父亲失踪,由他堂伯哺养。他堂伯自家便有五个孩子,养不了这么多,便将他卖给地头蛇当儿子。这地头蛇是个偷儿,想教他偷盗,他打死也不肯。”

  姜雪又娇声唤了声“娘,爹爹近来不是让武叔在添孩子培养成侍卫么,你就买了他吧,瞧他真可怜枞”

  梁王妃倒舒了一口气,让嬷嬷去安排。

  姜雪是千好万好,模样好,人也聪明,性子也乖巧,唯一的不好便是体弱多病。自打出生,会吃奶时就会吃药,学什么也是一点即会。

  祭师说,郡主是“慧极之人”,这没说出来的则是“慧极必伤”。

  梁王妃念女儿极少讨要东西,便随了她意,让嬷嬷花了五两银子买下古傲。古傲的堂伯卖他时,原只卖了二两,那地头蛇见转身就赚了银子,自是欢喜。

  回到府里,姜雪拉着大哥姜元的手撒娇道:“大哥,他怪可怜的,你就安排他到梁国侍卫营去,让他读书习武学本事。”

  嬷嬷垂首讲姜雪在路上瞧见古傲被打的事细细地说了。

  姜元走近古傲,从头到脚地瞧了一番,又用手捏了捏他的筋骨,“还不错,是个练武的料子,就是饿狠了,想来到了我们府能长好。”

  姜雪裂着嘴笑了,“大哥可不要欺负他。”她走近古傲,拿出自己的小手帕,“你都脏成小花猫了,拿去擦擦吧,我大哥答应让你去侍卫营学本事,你可一定要用心学。”

  姜耳奔了过来,笑道:“这小子敢不用心学,我替妹妹教训他。”

  “二哥,先生说过,要谆谆教诲,诲而不倦,他不用心,教他用心就是。”

  梁王听到女儿的声音,不由得哈哈大笑,“你们几个当哥哥的听听,读了这么多年的书,还不如你们妹妹呢。”

  就这样,古傲被送往梁国侍卫营读书习武。

  转眼前,秋去冬来,几个寒暑。

  姜雪十岁了,而古傲也有十六岁,因他人肯用心,话不多,行事得体,成了姜善的贴身侍卫。

  梁王长子立为世子,而三子姜善是最会读书的一个,姜善与姜雪走最近,兄妹俩感情很深,琴棋书画,兄妹俩无一不通。

  因着有共同的爱好,姜善知道这几年姜雪还惦念着当年救回家的古傲,便特意与大哥姜元讨到身边做侍卫。

  “禀郡主,三公子来探你了。”

  姜善进入院子,姜雪正坐在偏厅里看书,他这个妹妹,除了身子不好,真真是千好万好,不仅是他们这样看,便是王府上下皆是这么看的,可无论吃多少药姜妻的病就是不见好,算命的说,只要姜雪过了十八岁大劫,一切都会好起来。

  姜善领着古傲进了偏厅,姜雪见了礼,歪头看着古傲,“你是古哥哥”

  古傲抱拳道:“郡主谬称,属下不敢当。”

  “我自小便认识你,你原比我长,唤一声哥哥也担得。”

  姜善笑道:“妹妹真是奇了,你只一眼,怎就知道他是古傲。”

  “看眼睛,他虽然长成大人了,可眼睛没变,那眼神我一直都记得,他眼神坚毅、执着,即便过了很多年,但眼神不会变。”

  姜善照着妹妹话,细细地看着古傲,“听你一说,还真是如此。”

  从此,古傲与姜雪时常会碰面。

  有时候,姜雪来寻姜善借书,她会绣一些好看的帕子,还会做衣衫,有一回,她看到古傲的衣衫破了,便令丫头取来,亲自帮他缝补上。

  闲暇时,姜善会教古傲下棋,最初一年姜善次次赢,第二年就完全翻了个,是古傲次次赢。姜雪听说好,便找古傲下棋,这下来下去,两个人就越发投缘。

  岁月匆匆,姜雪长大了。

  十五岁的她,是梁国出名的美人。

  但凡见过的就没有会忘的,也因此,成为梁国第一美人。

  三年一度的朝奉大典又开始了,诸候诸国要入朝歌向圣上敬献朝奉礼物,因新帝登基,太后便在给各国的文书多加了一条:美人。言辞间还说道“新帝年二十有三,元配病亡,正是纳选后妃之时”

  姜雪知道后,心情有些郁闷。

  这日,一个人在后花园里弹琴,古

  tang傲看到她,立时调头就要走,前些日子,姜善对他道“雪郡主不是能你肖想的,你们不合适。”

  “属下明白。”

  “可那回她去敬香,马受了惊,你那拼命的样子,我可是瞧见了。你的胆儿倒大,正经的主子不护着,却去护他”

  他动心了

  姜雪美丽聪慧还善良,这样的女子,哪个男子不喜欢。

  便是梁王府几位公子,谁不疼宠这个妹妹。

  而姜雪时不时还会与兄长提一些建议。

  “古哥哥,你躲着我作甚”姜雪轻叹一声,“我知你今天会来,特意支开了丫头,又让翠儿骗了你来。”她顿了一下,“我是个体弱多病的,从来没走出府里像别人那样好好地玩过,朝歌传来了太后的文书,太后要给新帝选后\妃,父亲要把我的画影献上去。”

  “郡主是梁王最疼的女儿,不会有事的。”

  “你就不能与我说真话么万一被看上了,你往后就再也看不到我,我不想入宫,我也不想嫁任何人我”她羞涩地垂下眼帘,眼里含着泪雾,又急又紧张地道:“我知道古哥哥是在乎我的,否则那日惊马,你不会那么快赶来救我。”

  古傲整个人都石化了,风中凌乱,他是一介孤儿,无论是身份地位,远不能与高高在上的郡主比,何况郡主这样的好,怎么能瞧得上他,可郡主说喜欢他。虽然没挑明,可他就是知道,那话里的意思是喜欢。

  “小时候,在城北遇到你被打,你宁可挨打也不做偷儿,我就觉得你很不同。这几年,我们常在一住玩,你虽是后来学的琴棋书画,却比我最聪明的三哥还学得好。

  古傲好生纠结,原想远离,可还是不由自己走近。“雪郡主不必担心,属下一定会替郡主解忧。”

  “那你知道如何解忧”

  古傲扬起头,想了片刻,“偷出画影,换一幅丑女进去。”

  “不是,你拿支笔,在画上这处点一个黑点。”

  古傲怔住,“这是”

  “克夫痣。我听人说,太后善面相,太后乃大周董天师之女,董天师最善占卜算命,她定是会的。”

  古傲觉得这主意不错,旁的什么都不做,只需要加一个黑点就行。

  然而,事实并非像姜雪想的那般。

  新帝在众多的美人像里,只一眼就相中姜雪。

  太后直说生有克夫痣不成。

  “不就是颗痣,着太医院取掉便是,朕素闻梁王之女才貌双全,心地善良”

  太后支吾着“可”也没觉这画影有何特别,美人像不都是这样的,可他倒好就单单选中姜雪。

  不久后,新帝要纳姜雪为贵妃的事就传开了,而姜家要择日送女入宫。

  姜雪寻到父母屋里,梁王妃早已哭成泪人。

  “你不是说选不中雪儿么怎就选中雪儿了雪儿自小体弱,心地又善良,这入了宫,还不得被人拆骨吃了。我就说不要把她的画像呈上去,可你不听,这倒好了,竟选中了雪儿”

  姜雪知道,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重要的是如何设法逃走,可现在便逃,必会累及父母家人。

  她欠了欠身,道:“父王、母亲,既是皇上旨意,再难更改,女儿愿意入宫,只是女儿有个心愿,我入宫之时,可不可以让三哥护送我去朝歌。”

  梁王妃愣了,突地哭得更凶了,“雪儿,你怎能入宫你性子单纯,不知道人心险恶,你呜呜”想多说些,可又如何告诉女儿,因女儿体弱,她一直护着,不让她接受外头的风雨,现在一朝入宫,让她如何舍得,那些贵女,是一早就好生培养,玩手段,耍心计,样样精通,她这纯洁可人的女儿入宫,怕是送狼入虎口。

  但,无论梁王妃如何苦恼,入宫的日子还是定下来了。

  新帝原是立姜雪为后,可太后听说姜雪体弱多病未允,从娘家择了一个侄女入宫为后,又另择了三位贵女为妃,姜雪却被封了贵妃,也算是给梁王府的荣耀。

  从梁地到朝歌,有三千里之遥,需要坐车行上半年,而礼部会遣人至秦州接人。

  这,也是姜雪准备从秦州逃走的原因。

  若她在秦州失踪,就不会连累家人。

  出发两月后,她反复谋划了逃走计划,只借着机会与古傲说过一回,其他人,便是她的心腹丫头也没吐露一个字。

  “你的任务是先一步入秦州官道查看地形,回来后,将那里的地形说与我听,我们选好逃跑路线。我身上有些贵重首饰,交予你变换成银钱,你不必将银钱带在身上,而是带少许在身,其余的择一地方掩藏起来,待事态平静之后再行取回。”

  姜雪不想入宫,还说让她入宫,她还不如病死好了。

  说得古傲心里酸溜溜的,看着美人半是撒娇半是伤心,就跟捅了他几刀一样。他想:他是真的很喜欢姜雪,既然姜雪要与他私奔,

  还步步都想好了,他就听她的,只是他是男子,文武兼备,又跟着三公子学习了兵法棋艺,自是要用到的,这察看地形,从何时逃走,都是他来挑,而且得挑好,这样计划才能成功。

  古傲抵达秦州境内,便进行了仔细的察看,筛选,最后挑了三处地方回禀给姜雪。

  两个人得空便商议了逃跑路线。

  进入秦州,朝廷派来的礼官、侍卫负责押送,而姜善则成了送亲队伍,照着规矩,要先派一队人马入朝歌驿馆安顿。姜雪故意说了一堆的藉口,指了姜善先入朝歌,姜善又征求了礼官意见,便策马先行安排。

  夜里,古傲用药香迷倒迎亲队伍。

  姜雪弃了繁复的衣袍,扮成山村女子跟着古傲逃走。

  可事情远没有他们想的那般简单,被巡逻的人发现,派了数百人来追,追到后面,竟张帖了皇榜,说古傲挟持了未来贵妃。

  一路逃亡,姜雪养在深闺,原就体弱,逃了半月就有些抗不住,却宁死也不愿回去,古傲无奈,只得背着她继续往北方山林的深处逃去。

  数月的风餐露宿,再加奔逃之苦,姜雪到底是病倒了。

  古傲将她安顿在山洞里,便到外头挖野参、采草药,恐被人寻到,深居简出,他不离不弃,一直照顾着病中的姜雪。

  三个寒暑后,不知是野味吃多了还是姜雪住在山里心情好了,人的气色竟比以前好了许多。

  “古哥哥,我们成亲吧”

  “在这山里”

  他们住在山林里,他搭了两间茅屋,一间厨房,一间住人,她住着木榻,他便住着几根木棍子支起来的床。只有一床被子,他给她盖。

  “我去当年的地方把银子取回来就成亲。”

  “银钱身外物,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开心。古哥哥,你不要取银子。”

  “可我想给你一个像样的婚礼,你是那样尊贵的身份”

  他就是一个孤儿,从小到大,只有她给了他一份温暖。

  “不要我害怕,我怕你离开就不会回来,你要离开可以,让我先做你的妻子,我怕怕你不要我。”

  姜雪含着泪,抱着他哭。

  他想了许久,“可我不想委屈你。”

  “我们只拜天公地母,有上天替我们为凭,有大地替我见证,这便够了,今晚我们就成亲,之后你要出门,我不阻你。”

  “可我想在成亲再”

  她不管,她似乎感觉到世事的艰难,他们在这里住三年了,三年来,她满心都只有他一人。她很想把他绑在自己的身边,她害怕他离开后就再不会回来。

  她抱着他,亲着他

  次日,他气恼地坐在榻前,看着她身上深深浅浅的瘀痕,恨死自己对她做的一切,明明想给她最好的,可他却欺负了她。

  他发誓,一定要让她过上像以前那样的好日子。

  他咬了咬唇,到厨房里预备了饭菜。

  在她还没有起床时,他便到山林里打猎、摘野果,他要储备足够多的食物,多到她在这里吃上一年,然后他要去秦州寻回埋在树下的银钱。

  三个月后,古傲到底是走了。临离开前,她在方圆百丈的范围里设下了阵法,教会了姜雪,又千叮万嘱,甚至亲手做了弩使用。

  “古哥哥,我有身孕了。”

  古傲整个人怔住,静静地看着她。“这这”

  “那三晚,是我最幸福的几日,你要做父亲了,我会和孩子等你归来。”

  他还想着要给她婚礼,她却已经有了身孕。

  他觉得自己更对不起她了。

  她是梁王郡主,她值得拥有世间最好的东西。

  可现在,她却陪他藏在这山林,过着这种见不得人的生活,而她却心甘情愿。

  “你等我,我一定尽快赶回来。”

  古傲离开了,他想着自己要早些赶回来,可在前去取银钱的途中,他遇到了一个陈国的商人,需要聘一个镖师,答应若是他帮他护送进陈国都城,就给他百金作为谢礼。

  他想了一下,只要自己走一趟,就能得百金,倒也不亏,而且他的身手是当年在梁王府所有侍卫里最好的,他应了。

  只是,他没想到,陈国比他想像的远,而这商人骗了他,他不是要押送到陈国,而是从朝歌一路做生意进陈国。这商人很会做生意,他将朝歌城里有的运到秦州少的东西去贩买,又将秦州最便宜最好,在旁处却是好价钱的货运到另一处这样兜转之间,原是两个月却硬是走了七个月。

  古傲心急如焚,他离开的时候姜雪有孕,姜雪没告诉他几月,可他从行商的嘴里知道,十月怀孕,怕是姜雪就要生了,就算他马上赶回去也晚了,而且这商人应允的百金还没给他,他不能这样回去。

  终于,他将商送回了陈国都城,他拿到了沉甸

  甸的百金,不敢停留,骑马回转北方长白山林,经过秦州的时候,他挖出了当年埋在地下的银钱。

  姜雪很庆幸,她生孩子的古傲不在,否则,她不知道自己如何解释,她竟然生了一条龙,怎么会是一条龙呢,还是一条六尺来长的龙,可他又明明长着孩子的小脸,那眉宇都是他的模样。

  好几次,她抱着孩子,将他弃在山林,想着他许要离开,可第二次去瞧,他还好好的,如此往复了五六回,她到底恨不下心,把孩子又抱了回来,像所有的母亲那样,给他喂奶,百日后,孩子的龙身不见了,变成了正常的孩子,她瞧着就更高兴了。

  古傲见姜雪已经生下了孩子,心里的愧意就更重了。

  姜雪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解释着道:“许是我身体太弱,这孩子长得慢。”

  “都是我没照顾好你,害你们母子受苦。”

  姜雪笑着。

  “外头已经没再有寻你的通告了,我回来的时候,离此五百里的姜国正在与夷国打仗,我想上战场,建功立业,这样你就能过上贵夫人的日子。”

  她要的不是什么尊贵荣华,如果要这些,她就不会与他逃跑。

  她只要与他平静幸福地过完这一生。

  可她,不能说。

  在她生下孩子的第七天,她什么都记起来了,她是空桑雪,她是以梦化凡的空桑雪,是上界的神仙。

  她要他陪自己以梦化凡,就是了却心愿,她知道,这一生许是自己都要欠他了,他们再也有不能在一起。

  而这孩子,便是敖骨的龙种孕育而成,是人类与天龙结合所生。

  姜雪含着泪,垂首问道:“你一定要去吗”

  “是。我一定要去。我来的时候,特意去黑龙郡瞧了一下,我在那儿买了一处院子,足够你和孩子生活,我还可以给你买两个下人服侍,这样你就不用再吃苦了。”

  姜雪垂着眸,心如刀绞,在男人的心里,建功立业才是他们的梦想,她是阻不了他的脚步,她亦知道他想给自己尊贵的生活是真,可他却不知道她看重的是什么。

  “我只要你陪着我和孩子,我一个人会害怕的。”

  “我不会去得太久。”

  “我不想去郡城,我习惯一个人生活在这里,若是你不放心,我们搬到附近的村子里安顿。”

  “雪儿,我不在身边,你会过得很辛苦的。”

  “我不怕辛苦,只怕你不在身边。”

  以梦入凡,到底让他忘了初衷。

  对了,往往以梦入凡里,都能展现最真的自己。

  现在的敖骨才是真正的敖骨,他忘却了自己是天龙神将,只因忘却,才会以人的立场而活,以他男人的身份活于天地。

  而她呢,她是空桑雪,她早在生下孩子后就忆起来了,那一枚她亲自藏到女婴肚子里的龙丸,在孩子出生之后,在她一次次想把人头龙身的孩子丢弃时,上界修炼地宫的天魂、和魄就与姜雪的身体合二为一,成为真正的转世。

  她是带着记忆转世。

  不再是以梦化凡。

  她有自己真实的情感,而敖骨却是视这一切为梦,甚至因为是以梦化凡,封印了自己原是天龙的记忆。

  既然是这样,她就用心地过。

  将那些美好的都留在记忆里。

  “雪儿,我会尽快回来的。”

  “搬到附近的村子里吧,我喜欢山林的生活,简单、纯仆、快乐,我和孩子会在这里等你归来。”

  古傲道:“我会在村子里给你母子建一处像样的屋子,再添两个下人”

  他固执,她何偿又不是固执的呢。

  她值得更好的生活,他一直这样想着,他想着,他去建功立业,他要做将军,他要让她做贵夫人,让她过以前那样的生活。

  “不要下人了,山野人家,哪需要什么下人服侍。你替我买半亩菜地,我会学着耕作织布。”

  “好,我听你的。”

  ...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