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高肉攻让受含着睡

第二章 身份

葬花弄影2020-04-15 23:29:0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翌日,云巅之上六道气息将山头之上的众人一一扫过之后,一道冷冽话语响起,

“三日期限已过,尔等六人便是此次灵霄峰主争夺之人。”

他目光如有实质地扫过山下数千人影,淡声道,“可有异议?”

三息过去,无人应答。

那道冷冽话语再次响起,“既然无人质疑,你等六人可以参与峰主之位争夺战了。”

未等众人兴奋,一道平静话语自云巅之上传下,“今次六位峰主候选人,全胜者当为灵霄峰副峰主,余者如愿留下,亦可执掌灵霄一堂,归峰主调令。”

六人闻言神色各异,赵孟敬置若罔闻,诸葛无常若有所思,巫阵则舔了舔嘴唇,眼中满是兴奋之色。

萧翎淡淡地看了眼赵孟敬所在山头,旋即收回目光。

叶晴珊清冷依旧,司马元微微眯眼。

那人话落之后,便丢下一句,“开始吧”。

霎那间,六道骇然气息轰然冲天而起,直将各自辖境的云雾撕扯得碎气齑粉。

场下陈青琬等人神色凝重,王澜神色兴奋,“要开始了!”

霍小玉惟恐天下不乱地叫嚣道,“烧火哥哥,打,使劲儿打,都给我干翻了!”

钟灵韵怯生生地看了看四周投来饱含深意的眼神,扯了扯霍小玉的衣角,“玉姐,玉姐,都看着呢。”

霍小玉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不怕!”

钟灵韵闻言眼珠一转,凑近霍小玉耳坠,悄声说了几句。

霍小玉眼神一亮,一脸正经地看了看她,笑容灿烂地道,“小灵韵,没想到你居然也是个机灵鬼。”

钟灵韵嘿嘿一笑。

随后二人悄悄地溜走了,不知去了何地。

山下一幕无人在意,此刻山头之上已经有人动了。

却见正东方位的赵孟敬霍然睁开双眼,起身蓄势。

“快看,赵师兄动了!”

“不错,动了,动了。赵师兄起身了!”

“嘶,哈哈哈,大师兄要出手了,来来来,大家猜猜看,大师兄这次几招败敌?”

“三招?”

有人一脸不屑,“三招,怎么可能,顶多两招。”

却见赵孟敬冷淡地看了眼后,身形一阵呼啸,在山下数千人瞩目之下,落入正北方位!

“正北!是天书峰那位!”

“这书生有难了!”

而就在赵孟敬动身之际,东南方位的那道丰神俊秀的萧氏青年也动身迈步。

有眼尖之人当即惊叫,“快看,快看,那位萧氏‘谪仙’也动身了!”

“嘶,果然,传说这位萧氏麒麟子还未修道便被掌门真人接到紫霄峰修炼,而今不过短短十五年而已,便臻至筑基巅峰,如此恐怖的进阶速度与修道天赋,堪称是妖孽啊!”

有人摇头叹息,“这些天之骄子都是上天宠儿,咱们比不了,比不了啊。”

有人皱眉,“废什么话,快看那麒麟儿挑的是谁?”

“好像是西北.....。”

剑峰驻地气氛凝重,陈青琬秀眉紧蹙,满脸担忧。

这时众多剑峰弟子人人口干舌燥,声音沙哑微嘶吼,极为难受。

他们看了看自家师姐担忧的眼神后,不觉神色一松。

原来师姐也有软肋啊。

西北方位,正是司马元所在之地!

萧翎甫一动身,便被司马元感应到了。

他眼神微眯,气息缓缓凝聚,如临大敌。

一道平静话语在司马元耳畔响起,“三番两次犯我萧氏威严,你胆子倒不小。”

司马元抬首看去,却见来人貌若冠玉,修长身影之上紫金道袍飘扬震荡,一股足有筑基巅峰的强横气势汹涌而至。

其人神色平静,目光平淡,看待司马元更是如同一件死物。

司马元心中警笛骤然响起,一道针刺的疼痛感传入脑海,他心神一震抽搐,全身紧绷如弓,如临大敌。

来人乃是他出道以来所遇对手中最为强横的两人之一!

司马元目光郑重,沉声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萧氏首先犯我在先,怪不得我出手狠辣无情。”

萧翎不置可否地轻笑一声,向前轻踏一步,身形便猝然消失。

司马元眼中瞳孔一缩,刚欲动身便有一道危机临近。

俄而,嘭地一声。

司马元噗然倒飞出去,口中淤血沾染胸前衣襟,腥味十足。

来人速度之快,直接杀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猝不及防之下,便被其抢占了上风。

他身影落定,看着那道似笑非笑的身影,其人淡声道,“跪下,磕头,认罪,或可饶你一命。”

他轻声道,“你只有一次机会,想好了再回答!”

司马元忽然咧嘴一笑,在其人眉头一皱之际,三枚青莲子被他扔入口中。

砰砰砰地炸响声在司马元肚腹响起,他双目狠辣,血色弥漫,口中嘶吼地道,“无理之人横行天下,有理之人冤屈难伸。”

“仗势欺人也就罢了,还欲置人于死地,那今日你我二人只能有一人走出此地!”

萧翎眼神泛冷,“找死!”

话音刚落,一道无匹的骇然气势勃然爆发,在数百声惊呼中,萧翎霍然握拳,向着司马元轰杀而去。

而反观司马元此刻身影开始膨胀,粗大,一股即将爆裂的危险气息缓缓散开,仿若自爆在即。

萧翎不管不顾,嗤笑一声,“螳臂挡车,不知量力。”

司马元气血饱满胸腹中三道沛然力量如三条暴躁发狂的莽牛正横冲直撞,直将肚腹搅动的天翻地覆。

眼见萧翎冲来,他咧嘴一笑,眼中一丝狠辣之色闪逝。

竟然毫不迟疑地向前奔杀而去!

司马元此举自然令旁观之人心神大震,如那一直注视此方山头的诸葛无常与叶晴珊等人,还有刚刚结束斗法的赵孟敬。

那位阵破人伤的巫阵同样阴沉望来,眼中时不时闪过几道不甘之色。

司马元气息膨胀,修为猛增,更是在众人瞳孔一缩中,霍然撞破筑基期初期的关隘,直入‘培元境’!

以三颗青莲子的庞大药力破入筑基中期!

而此举虽然给司马元带来巨大隐患,但眼下非是计较此事之际。

说时迟那时快。

司马元与萧翎的对阵在呼吸间碰撞在一起。

却说此刻那萧翎拳势轰杀而至,司马元直接不避不闪的抬拳相迎。

砰!!!

一道如浪如潮地雄浑气浪霍然散开,霎那间似有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贯彻四方。

却见山头之上草木瞬间被撕扯成碎片,四周山头震荡轻颤,高空云层更是在瞬息间被彻底涤荡清除。

风烟俱净,消声息音,嗡嗡作响。

一股焦灼刺鼻味道传入鼻尖,其中还混杂着一丝血腥味,烤肉味。

众人神色一变,误以为胜负已分,正欲凝神看去。

倏忽间,似有刀枪剑戟之声呼啸传来。

几道闷哼声响起,烟尘之中身影闪动,似有厉声传出。

忽闻司马元猖狂大笑,“萧氏麒麟儿?杀的就是你!”

话音刚落,一道仿若怒极的怒喝声响起,“放肆!!!”

砰然一声炸裂,烟尘被彻底荡开,露出其内的真面目。

及至场中两人落入众人眼中后,人人惊呼大叫,“不可能!”

“不,怎么可能!”

“那小子作弊!”

“小子狡诈,该死!!!

众人却见此刻的司马元与萧翎二人尽皆披头散发,司马元衣袍被震裂开数十道口子,而对面萧翎同样从容不再,神色更是阴沉愤怒,俨然气急败坏!

有人当即大叫,“那剑峰之人吞食丹药,这不公平!”

那些萧氏子弟自然叫的最欢,“不错,这不公平!”

“还请诸位峰主主持公道!”

有数十人齐齐吼道,“请诸位峰主主持公道!!!”

顷刻,一道灵光降落,其人语气平淡,“斗法细则中可有不允吞服丹药?”

此言落下,有人神色大变,那些齐呼大喊之人更是神色阴沉,一脸不服。

当即有人满脸怨恨与不甘,以及一丝丝妒忌嫉妒之色萦绕眼眶,他猛然抬首怒吼,

“不服,弟子不服!”

倏忽间,一道剑光猝然斩下,将那叫嚣‘不服’之人直接劈成两半。

俄而,剑光激射而出,将四周聚众闹事之人纷纷击成重伤,惨叫连连。

一道冷冽话语落下,“还有不服的吗?”

顿时人人噤若寒蝉,神色骇然惊恐。

此时方有人醒悟过来,人家吞服丹药跟他们有何关系,跟着瞎起哄干甚。

幸存之人浑身颤抖若筛。

而这时,却见司马元那座山头之上,一道剑光倏忽闪掠,随即便是两道闷哼声传来。

稍许,在众人紧张、忐忑与期待的眼神中,一道遁光自山头上飞掠而去。

直接放弃其余争夺战。

及至波动彻底烟消云散,露出一位瘫坐在地的银白色剑袍修士,众人方才惊叫大喊。

有人泪流满面,似信仰坍塌;有人嫉妒羡慕,还有一丝丝畏惧之色。

更多则是一脸不敢置信,呆滞震惊;有人则神色骇然,失神恍惚,似有些吐字不清的喃喃自语。

也有人神色惊喜与颤抖,眼中满是惊讶,如骤遇巨富。

他们皆是参与押注之人。

瘫坐之人,正是侥幸险胜的司马元!

他艰难地咳出一口淤血,摸出数枚疗伤丹药塞入嘴里。

看向萧翎遁走的背影闪烁不定,心中微微叹息。

身上伤势不假,但也远远未到一蹶不振的地步。

他看着山下众人投来的疑惑、嫉妒、质疑与敬畏的眼神,轻轻一笑,索性直接盘膝打坐起来。

这时,一道平静话语在耳畔回荡,“数年不见,麻雀竟然变成凤凰,倒是令赵某有些惊讶。”

司马元看了眼正东方位,脸色凝重片刻后,轻声道,“令你更惊讶的事还在后面”。

一道轻笑声传来,不知其笑意所指。

司马元置若罔闻,沉寂如故。

在他沉寂盘膝之际,那位灵阵峰巫阵则带着一身的煞气,杀向西南方位。

司马元睁眼看去,却见那位裴院主的高徒蒙纱遮面,清影孤立宛若遗世独立,燕姿卓绝。

有人神色恍惚地赞叹道,“叶仙子孤傲清高,实乃我辈楷模啊。”

一位猥琐中年低声笑道,“若能一亲芳泽自是最好”。

那人深以为然地颔首称是,看向身侧之人的目光似乎多了几分认同,他沉吟少许后,缓缓言道,

“看在你我同门师兄的份上,你欠我那五百块灵元石....。”

猥琐中年精神一振,眼巴巴地看着那人,眼中似有希冀之色。

那人一脸认真地道,“可以暂缓几天”。

接连坐庄都亏损的猥琐中年顿时如丧考妣,生无可恋。

这时,耳边两道清脆娇喝声猝然响起,“大叔,原来你在这儿!”

那人悚然一惊,当即脚底抹油,嗖地一声便再次消失不见。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