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高肉攻让受含着睡

第八章 鬼将军

葬花弄影2020-04-15 13:29:0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不一会儿,阿杜和龅牙五得意洋洋的从房间里提着两盏点亮的马蹄灯走了出来,这让我们几个人都很是欣喜。

阿杜说他把其它马蹄灯灯座里残余的油底儿都弄到这两盏马蹄灯中了,虽然不多,但这两盏灯应该还是能点亮几个小时,龅牙五在一旁不停的夸赞说杜爷可真有才华,不去当科学家着实的可惜了。

我说道:“没想到这马蹄灯还真被你点着了,既然能点着,就省着点用吧,你那马蹄灯里又没有多少煤油,现在咱们有了篝火,有这火光照明就够了。”

阿杜熄灭了自己手里提着的马蹄灯,龅牙五则提着马蹄灯又走回了屋里,我看到龅牙五在桌子上翻看着东西,我十分好奇,于是我也走了进去。

走进来我看到龅牙五翻看的是一本厚厚的纸张泛黄的日记本,上面记录了这里每天发生的事情和所处理事物的详细信息。

龅牙五看了看我说:“刚才你们在外面忙活的时候我在那墙边桌子的抽屉里找到这个日记本,前面的我简单的看了一下,写的大概是‘一个叫赵彪的团长在一次战斗中犯下了极为严重的错误,导致战败,但是上级念他战功卓著并没有处决他,而是将他降职到这里看管老金沟的金矿,从来到这里的第一天他就开始每天写日记,他说这座金矿是他们军队两年前从一伙土匪的手里抢过来的。

这里盛产的黄金纯度很高,司令官非常高兴,用这里盛产的黄金来扩充军备,招兵买马,壮大自己的队伍,因此上级非常重视这座金矿,派了一个加强营的兵力在此地驻守,他能够被派到这里也是上级对他的信任。

虽然他是被降职来到了这里,但是这里的士兵依然把他当作团长一样看待,他们把提炼出来的黄金熔铸成金砖存放在仓库里,每个月向外运一次金,每次运金一到两吨左右,不需要任何人过来接应,直接由这里派出的士兵将黄金运送到上级指定的地点交付,几百名士兵和数百名矿工在这里夜以继日的坚守和劳作着,矿洞也源源不断的向外生产着黄金’日记本前面记录的基本上就是这些信息。”

我听龅牙五讲述完这些内容,皱紧眉头,思索着说道:“看来他们当年经营这座金矿,还真是煞费苦心,不过,这个日记本上就没有记录其它内容了吗?”

我和龅牙五又接着往下一页一页的快速的翻看着日记,继续翻看了十几页后日记中果然出现了不一样的内容,日记中写道:“这一年入秋之后,矿洞中的金矿石采出量越来越少,含金量也越来越低,造成了整座金矿的产金量下降,赵彪从老矿工口中得知矿洞已经深达两千米,金脉将尽,但是上级连续下达了多道命令催促他们想办法提高产金量。

赵彪迫于无奈,只好让矿工们在原有矿洞的中段向两侧开凿新的矿洞,以此来寻找新的金脉,上百名工人夜以继日的连续挖掘,终于在一个多月以后的一天夜里,矿洞中传出消息,工人们挖到了新的金脉,矿石的含金量更是达到了老金沟几百年来闻所未闻的每吨100多克的黄金,是老金沟金矿石含金量最高记录的一倍多。

许多在矿里挖了一辈子金的老矿工,对如此高含金量的矿石都感到惊讶,作为金矿总负责人的赵彪来说这是很高兴的事情,金矿不但开始重新产金了,而且产金量还翻了一倍多,上级还对他进行了嘉奖,就这样又连续开采了两个多月的时间。

可是后来矿中发生了奇怪的事情,矿工们挖掘的金矿石后面出现了巨大的空洞,洞穴内没有一丝光线,没有一点声音,十几个胆大的矿工进入了深洞后,没有一人回来,又派出十几名士兵和三十多名矿工组成的队伍,他们牵着绳索进入洞内,众人只拉出从中间断裂的绳索,一连数日不见洞内的人回来,前后接连五十余人失踪,最后只能将洞口封锁,以防其他人误入洞内”。

老孟他们看到我和龅牙五在屋子里对着桌子上的日记本看了老半天,也好奇的走了进来,还给我和龅牙五端过来两盒已经煮熟了的自热方便米饭,这种自热方便快餐我们带了不少,饭盒里有加热包,加入清水后不到十分钟,米饭就熟了。

我接过方便米饭大口的吃了起来,说句实话,也确实是饿坏了,龅牙五边慢悠悠的吃着饭边给老孟和阿杜他们讲日记本上记录的内容,老孟他们三个也是边吃着饭边听龅牙五给他们讲,听得津津有味,就像小孩子在听大人给他们讲故事一样,我在旁边一边吃着饭一边忍不住的想笑。

龅牙五讲着讲着就不说话了,老孟正听得入神,一看龅牙五不讲了,听故事还没听够的老孟急忙说了句:“哎哎哎……五爷,别顾着吃呀,你快接着讲呀,然后呢,你怎么不说了,他们把那洞窟窿封上之后又怎么样了?”

龅牙五抬起头抿了抿嘴上的饭粒儿对老孟说:“没有了,我刚才和张爷就看到这儿,你想知道往后咋样啊,你自己去看那日记本。”

老孟把饭盒里的米饭全部扒拉进嘴里一口吃了下去,三两步便走了过去翻看桌子上的日记本,老孟翻看了十几页后大叫着让我们过来看,于是我们几个人都走过去。

日记本上写着:“矿工们在矿洞里寻找新的金脉时,有工人听到发生事故的矿洞方向传来声音,工人们就壮着胆子过去查看,发现被木板封住的洞口处趴着一个人,在狂呼大叫,人们发现那人是前几天进入深洞寻找失踪矿工的十几名士兵中的一个,工人们将其救出,可惜这个人已经疯掉了,浑身粘有很多血污,手里拿着一把古青铜兵器到处挥舞,嘴里胡乱喊着“砍死你这个恶鬼”之类的话语,众工人只得将其捆绑后送出矿洞,离奇之事不断发生,从那以后深洞里面时常会有奇怪的声音传来,但是没有人再敢进入深洞,只能暂时将深洞重新封住。”

老孟又往后翻了一页,后面的的日记被人撕去了很多页,再往下翻看都是空白页,什么都没写。

“哎,这怎么被人撕掉了”老孟疑惑地看着日记本。

“看样子被人撕去的几页一定写着什么重要的内容,你们看这日记被撕掉的痕迹至少得有十几页”我用手指着日记本说;

“嗯,不错,撕掉这么多页的日记,上面的内容是该是很重要的,”龅牙五摸着下巴颏又继续说着:“我看呐…无外乎两点,一、要么是写日记之人不想让这些重要的内容被旁人看到,把它撕掉了;二、要么就是撕日记之人认为这些内容对他很重要,把最重要的内容拿走了。”

“撕日记之人?什么写日记之人和撕日记之人,又写日记又撕日记的,你们说的什么呀,都把我弄糊涂了”老孟疑惑的看着我和龅牙五;

“就是说写日记的人把最后这些最重要的内容撕掉了,不想让人看到,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有人发现了这本日记,日记最后面的内容对发现这本日记的人是很重要的,但是这个人只把日记后面最重要的内容给撕掉拿走了,就这么简单。”我解释给老孟听;

“哦,原来是这个意思,可是……是什么人发现了这本日记呢?”老孟在那摸着头思索着,“哎,你们说这日记得内容会不会就在这屋子里,并没有被其它人拿走呢!”说着,老孟就到桌子和柜子里翻找去了。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有拦着老孟,我知道就是拦着他也没用,他还是要到处找找才能放心……

阿杜和峰子两个人瞧了两眼桌子上的日记本后,两个人到屋外的火堆旁去烤火聊天去了,我和龅牙五两个人则一边在思考着日记本上被人撕下去的几页去了哪里,一边也都在这屋子里四下寻找,我倒是希望还能找到这几页被人撕掉的日记还在这屋子里,但是很明显,这是我的妄想,已经被人撕掉了,且不管它是被什么人撕掉的,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怎么可能还在这屋子里呢?

老孟拿着马蹄灯在屋子里面翻箱倒柜的乱找,我拿起了桌子上的日记本叫上龅牙五“五爷,咱们到外面烤烤火吧”我又看了看在那翻箱倒柜的老孟“老孟,行了,你别在那翻箱倒柜的找了,上外面烤烤火早点休息,明天咱们还有重要任务呢。”

老孟头都没回的冲我摆了摆手“你们先去烤火吧,我在找找,就算找不着这几页日记,兴许我还能找到点别的好东西呢。”

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老金沟这里的环境比较特殊,白天的气温特别高,潮湿闷热,夜晚又显得很凉爽,甚至让人觉得还有点冷,阿杜和峰子已经洗完脸、泡完脚了,两个人围着火堆在那里烤袜子呢。

“嘿……这二位爷真是惬意啊,你们这哪里像是探险的人呐,倒像是外出旅行的。”龅牙五看着峰子和阿杜羡慕的说着;

“那是啊,这可不是深山老林里能随随便便就能享受到的星级待遇啊,待会儿再躺在帐篷里美美的睡上一觉,养足了精神,明天好大干一场,是不是呀峰子。”阿杜得意的说道;

峰子听到阿杜的话后呵呵的一笑,继续在那里安逸的躺着。

“五爷你也洗洗脸泡泡脚,早点休息,明天可能比今天还要累,咱们今晚得养足了精神才好。”我对龅牙我说;

“哎呀,还别说,在这地方能泡上个热水脚还真是难得呀,哈哈!”说着,龅牙五就撸起袖子准备开始洗脸了。

这时候老孟在屋里大叫了一声:“老张,你们快过来看,这柜子后面居然有个门。”

我们几个人一听老孟说柜子后面有个门,就赶忙都起身跑进了屋子里。

文件柜是紧紧的靠着墙摆放的,这样刚好把后面的门给完全的遮挡住了,之前我们几个人在屋子里并没有往文件柜的后面看,要不是老孟刚才在这里面翻天覆地的找,可能我们根本就不会往那后面看,更不会看到这文件柜后面隐藏的这个门。

柜子刚才被老孟往外挪开了一点,借着马蹄灯的灯光我看到了后面的门,但是由于柜子太重了,一个人根本没法挪开,于是我和峰子还有老孟三个人合力才把这文件柜给推开了。

文件柜挪开后,墙壁上豁然露出一扇两米左右高,一米五左右宽的双开门的大铁门,铁门中间位置的门把手上缠着两圈铁锁链,锁链被一把铁挂锁给锁住了,几个人都惊讶的看着这扇铁门。

“这里怎么会装有这样的铁门呀,难不成这后面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一定要用这铁门给锁住?”龅牙五严肃的问道;

“这不会是关人的地方吧……”阿杜看着我们几个人说“你看看这还要用锁链和铁锁给锁着。”

“不会吧,这怎么可能人关押到指挥室里面,这也太开玩笑了……”老孟呵呵笑着说道;

“这怎么不会,那重要的犯人就得关在这眼皮子底下,这样的话他想跑都跑不了”阿杜又说道;

“不会不会,不会是关人的地方,把人关在这里每天大呼小叫的,外面这些人还怎么工作”老孟说道;

老孟和阿杜两个人就这样你一句他一句的说着。

我思虑一番后对众人说:“你们看这整栋建筑都是依着山壁而建的,而且你们看这些墙壁完全砌进了山壁里,这房子只有正面靠着门的墙上开有窗户,其它的地方都密不透风,现在这最里面的墙壁上又出现了这扇封闭严实的铁门,估计里面的空气也不是很流通,这样的地方肯定不是用来关押人的,依我看,这里面要么是储藏重要物资的小仓库,要么就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密室。”

我接着又对众人说:“依我看,也没什么好怕的,咱们把它打开。”

老孟听我说完看了看我,随即说了句:“你们等着,我去拿东西。”说罢就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又快步的走了进来。

我本以为老孟会有什么好的办法呢,我看到他手上居然拿了把登山镐进来,看这架势他是要暴力开锁了!

老孟走到铁门前用手摸了摸铁锁,用力挥舞起登山镐,使劲儿的往下这么一砸,登山镐的一头重重的砸在了铁锁上,只听到“咔”的一声,火星四溅,铁锁应声而开。

铁锁被老孟砸开了,可是没有一个人动手去把铁门上的锁链拿下来,老孟砸完铁锁后也是站在门前愣愣的看着我们几个。

我心想,看样子你们几个是都怕门后面有什么东西呀,估计是被那条黄金眼镜王蛇给吓怕了,这是都在等着我动手吗?我一看这几个人都不动,我就撸起了两个胳膊袖说了一句:我来!

其实想起了白天在森林里遇到的那条黄金眼镜王蛇后,我也害怕门后面会有什么东西突然串出来,虽然我们几个人命大没有被那巨蛇给吞掉,死里逃生,但是想想还是后怕!

我壮起了胆子走了过去,定了定神,抽出了门把手上锁链,老孟在一旁举起了登山镐做防御的姿势,阿杜举高了马蹄灯,身子也侧向了一边,龅牙五和峰子站在我的后面几步远的地方,我看了看老孟和阿杜两个人说道:我在前面你们怕什么!

我双手用力将铁门推向里面,铁门发出“咯噔、咯噔”沉闷的声响,铁门的两边慢慢的开向里面,门被打开了。

阿杜把马蹄灯伸向门内,借着马蹄灯的灯光我们看到,这里面的空间也不算大,能有七八十平米左右,地面和墙壁全部是水泥的,没有一点潮气,十分的干燥,看样子这里的地面和墙壁还有这顶子都做了很好的防潮,防渗水处理。

里面堆放有很多的东西,我们走进了里面四下里打量着,龅牙五也从外面拿着另一盏马蹄灯和峰子一起走了进来。

“这里看着像是一个小仓库,应该是他们储存物资的地方”我四处打量了一番后说道;

“嗯,这里就是一个储藏室,不是什么关押犯人的地方”龅牙五接着话说;

“这里面的东西还真不少啊,找找看有什么咱们能用得到的”阿杜说着就提着马蹄灯和老孟两个开始四处翻找起来。

我拿出随身携带的手电往四周照了照,看到储藏室靠近最里面的墙壁旁整齐的堆放有一些长方形的木头箱子,看起来有一米多长,在木头箱子旁边的铁架子上还整齐的堆放有一层一层的木头箱子,我和龅牙五还有峰子走了过去,木头箱子上的灰尘并不多,可能是这里的空间相对比较封闭导致的。

“这些箱子看起来像是装枪支弹药的”峰子看着这些木头箱子说;

“装枪支弹药?装什么枪支弹药?”还没等我说话,老孟边说着话边走了过来看这些箱子。

峰子用工具撬开了两个铁架子上的木箱子,我们打开木箱子一看,两个箱子里面全是木柄的手榴弹,我们几个人异常兴奋。

“手榴弹!这玩意儿可是好东西!”龅牙五说着就从木箱里取出了两颗手榴弹拿在手里仔细的琢磨着。

老孟一看这两个箱子里有手榴弹,又把铁架子下面的几个木箱子全部撬开了,下面的木头箱子里面全部是一箱箱用油纸包裹着的子弹,把油纸打开,箱子里的子弹崭新锃亮,峰子蹲下来看了看这些箱子里子弹的口径说:“那几个箱子里都是7.92毫米毛瑟步枪子弹,这两个箱子是7.63毫米驳壳枪弹”。

“哎呀,还是峰爷专业,打眼一瞧就能看出这子弹的口径,真有两下子啊”老孟也蹲在那拿着子弹放在眼前瞧着,嘴里还不停的说道:“孟爷我可是头一次见到这么老多的子弹啊,哎……不过这光有子弹没有枪啊,这不浪费吗!”说完,老孟站起身提着马蹄灯四下里边翻找便说道:“哎哎哎,咱们再找找,这手榴弹、子弹啥的都有,不可能没有枪,这里面肯定还有枪,咱们再找找。”

我看了看放在旁边的大木头箱子走过去用工具撬开了木头箱子,果然是枪,同样是用油纸包裹着,剥下油纸一看,里面装的都是M1924式毛瑟步枪,老孟一听我找到了枪,提着马蹄灯就跑了过来,峰子他们也都过来拿出枪来看,峰子拿出一把哗啦一下拉开了枪栓仔细的看了看说:“这些还是没有使用过的,还是新枪,而且这应该是毛瑟原厂的枪!”

阿杜和老孟也都一人拿出一只步枪拉着枪栓,老孟还到弹药箱那里给步枪压满了子弹拉枪栓上膛一本正经的到处瞄着。

“孟胖子,你他娘的枪可是上了弹的,别到处瞎瞄,走了火在伤了自己人!这枪口径大,要是打在身上就是一个大洞,可甭想着能活命了”我看到老孟端着子弹上膛的步枪到处乱瞄,急忙说道。

龅牙五看到老孟拿着子弹上膛的枪到处乱瞄吓得直往我身后躲……

老孟听到我这样说,把上了膛的子弹退了出来,把枪往肩上一扛,抿了抿鼻子说:“这枪不错,虽然是把只能上五发子弹的栓动步枪,可也是把硬货,有这玩意在手里,在遇到那巨蛇一样的怪物,咱们也不怕了,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白天他娘的让那大蛇给咱们撵的跟兔子似的,早有这东西在手里何苦会那样呢。”

龅牙五走过去拍了拍老孟的肩膀说:“孟爷也是个懂枪械的行家啊,这装弹、上膛、瞄准、退弹一气呵成,了得呀!真不错!”

老孟得意的说道:“那是!咱可是专门去射击俱乐部玩儿过的,专业着呢!这回咱有这宝贝在手里,在遇到个猛兽大虫什么的,你就瞧好吧,我非把它打烂了…”

我看老孟在那又开始胡乱吹上了,我打断了他的话:“行了行了,你可别在那说了,你还真希望咱们几个再遇到个猛兽大虫吗?要是真遇到了,就你手里这枪五发子弹打完了,估计那大虫还在追着你呢。”

“嘿……老张,这步枪可比咱手里那开山刀强多了啊,再说了,就算我这打不中,那不还有你们几个呢吗,那峰子特种兵出身,那么好的身手,射弩箭都那么准,更别说这子弹了,哎!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呀,峰子!”说完,老孟还对着一旁摆弄步枪的峰子说着。

一旁的峰子听到老孟对他说话,抬起头看了两眼老孟呵呵冷笑了两下,继续低头摆弄着步枪。

老孟自己在那嘀咕着:“你们等着瞧,到时候孟爷我非得给你们露两手瞧瞧!”

我看到这些枪和子弹也是激动不已,想想在棺材山和今天的遭遇,要是有这些东西在手里,何苦会弄得那么狼狈。

我又把另外几个较窄的木箱子给撬开了,没想到这几个木头箱子每一个里面都装着一挺机枪,我拿出来一看,居然是ZB-26捷克式轻机枪,20发弹夹供弹的,木头箱子里还有几个大小不一的帆布口袋和三个皮质弹夹袋。

老孟看到我拿出来的机枪,急忙乐呵呵的跑了过来:“还有这好东西!我的天呐!这不就是捷克式轻机枪吗!”

“怎么样老孟,这下你可以把你的步枪放下了,拿挺这家伙防身可比你那步枪强多了!”我把轻机枪递给老孟后对他说。

老孟放下了手里的步枪拿着机枪,拉了几下枪栓说道:“嗯,这家伙确实挺像样!这回你也不用担心我枪法不准了,这家伙突突突一响,啥都给你突突没了,就是在遇到那条巨蛇咱也能把它给突突了!”

峰子也从箱子里面拿出一挺ZB-26轻机枪,又从箱子里把皮制的弹夹袋和几个帆布袋子都拿了出来,每个弹夹袋里面有两个机枪弹夹,其中一个扁长的帆布袋子里面有三根备用枪管,另外两个成方形包装的帆布袋里面都装着空着的金属盒子,这是用来装机枪备用子弹的,还有最后一个帆布袋子,里面装着机枪维修保养所需的工具。

“这捷克式原厂的东西就是不一样,你看这配套的东西,真像样儿!”龅牙五看到这些东西连连赞叹!

阿杜又从撬开的箱子里面拿出了几把“驳壳枪”,这种手枪是德国毛瑟厂生产的,虽说是手枪,但是这枪的威力极大,有效射程能达到150米远,动作可靠,使用方便,20发弹夹供弹。因为其枪套是一个木头盒子,枪身又这么宽大,又有全自动射击功能,所以在也称为“镜面匣子”、“盒子炮”、“二十响”、“快慢机”等。

峰子拿了一把驳壳枪,拿出了修长的弹夹说道:“这些都是新枪,都还上着抢油的,而且这些弹夹都是可以装二十发子弹的。”

我拿了一把驳壳枪给了龅牙五后说道:“五爷,你用这枪防身比较顺手,这轻机枪和步枪你拿着不方便。”

“张爷想的真周到,五爷我自己想来也还是这盒子炮用起来麻溜些,况且这枪威力也不俗。”龅牙五拿着驳壳枪做瞄准的姿势说道;

我们几个人拿了五把盒子炮,每个人一把,每个盒子炮六七个压满二十发子弹的弹夹,又拿了三挺捷克式ZB-26轻机枪,每挺机枪同样是六七个弹夹,也都压满了子弹,我、阿杜和老孟,一人一挺捷克式轻机枪。

峰子说他不用这机枪,他还是用步枪顺手,他喜欢点射,就像他平时用弩箭射击一样,峰子又从弹药箱里拿出了不少的子弹,全是五发一板的,我估摸着得有一百多发,装到了他的背包里面,我们又拿了不少的手榴弹装到了我们的装备包里面,这些可都是好东西,我觉得是比那些金疙瘩好,为啥呀?因为这东西关键时刻能救命,下午我们在森林里要是有这些装备何苦会亡命成那样呢。

阿杜又从墙角翻出了两个铁桶,铁通的口被密封着,看铁桶的大小应该得有十几升的容量,我们把这两个铁桶打开后,里面装着的不是别的东西,正是煤油,由于铁桶的密封性极好,两个铁桶里的煤油基本上都是满装的,这下子我们的马蹄灯有救了。

这时的夜已经很深了,我们把所有的装备放好后,我又拿着自己手绘的地图对比了一下屋子里面的沙盘,在老金沟偏东侧的一个位置上,有很明显的九条细微的山脉从中间的一座山峰向四周分散开,我指了指沙盘上的那个最高的山峰说道:“那个古墓的位置应该就在这里,你们仔细地看一下,这片山的地势与风水学上所说的‘九龙回头望’极为相似,明天一早我们就从这里一只往上走大概能有个七八里的路程,如果一切顺利,我们应该一两个小时就能到那座山峰的脚下。”

龅牙五揉了揉疲惫不堪的眼睛说:“那还真不太远了,听你这么一说,这会儿我都有点不困了,张爷果然是高人呀,真希望咱们能够快点到达那里。”

“我看这样,咱们今晚都好好地休息一下,明天早点起来吃点东西,趁着天气凉爽的时候尽快赶路,也好早些到达目的地。”我又说道“不然这深山里面来了热劲儿,可是够难熬的。”

几个人洗洗涮涮后都钻进了帐篷里呼呼大睡,我、老孟还有阿杜,三个人轮流守夜,我先守夜,我让阿杜老孟他们都去睡,龅牙五倒下后五分钟都不到就开始打起了呼噜,我看他那么干瘦,没想到这呼噜声可真不弱,我守了能有三个小时左右,实在是困得不行了,可能是白天太累,于是我叫醒了阿杜来接替我,我钻进了帐篷躺下就着,蒙头酣睡。

昏昏沉沉的我觉得自己好像连梦都没有做就被人推醒了,我朦朦胧胧的睁开双眼一看,原来是老孟。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