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高肉攻让受含着睡

第一十七章 尾声(8)

葬花弄影2020-04-14 22:29:1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卫道友,这只妖兽卖不卖呀,在下出高价哟。”那名叫刘丰的黄袍青年一见卫一德擒住了七脚黄背蝎,立刻就站了出来,用手轻拍着七脚黄背蝎,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

  卫一德一摆手,道:“去,我没工夫和你闲扯。”

  另外一人这时候也开口道:“卫道友,你前段时间不是说想要精进修为的丹药吕某这里刚好有几瓶品质很不错的哟怎么样,就换你这只七脚黄背蝎。”

  听到这话,卫一德略略一迟疑,道:“精进修为的丹药在下用灵石买行不行价钱你开。”

  说话之人摇头道:“不行不行。除非你的七脚黄背蝎也肯卖灵石。”

  这时候又有一人道:“卫道友,你要七脚黄背蝎不过是想拿它当坐骑。在下这里有一只三级的苍狼哦虽说等级低了些,速度比起七脚黄背蝎也有所不及,但是好歹是已经驯化好了的。道友若是愿意,在下就用这只苍狼外加一瓶上品培元丹交换你的七脚黄背蝎。”

  最后这人开出的交换条件实在不错。卫一德一时陷入了迟疑之中。而就在几人你一言我一语说得热闹之际,洞穴深处突然有一道白光嗖地一下飞了出来。白光速度比起传音符之类略慢,飞过之处,后面则留下了一道淡淡的光痕。

  这是什么

  看到白光,墨冲皱了皱眉。在场众人见到这道白光,反应却很奇怪。其中三人立刻想也不想便朝白光飞来方向飞去。剩余两人丢下了一句如果有意交换联系我的话语之后。也朝白光飞来的矿洞深处掠去。只是一眨眼。矿洞中就只剩下墨冲和卫一德两人。

  “卫道友,这白光是什么东西怎么其他道友反应如此奇怪”墨冲有些疑惑地开口。

  卫一德此时也正望着矿洞深处,闻言愣了一下,道:“哦墨道友不知道”说了这一句,卫一德立刻一拍脑门道:“哦,是,道友今天是第一次下矿洞,不知道倒也不知道。刚才那道白光。是其他道友发出的求援讯号。发出求援讯号的白光符,在入口处那里可以用十点贡献点交换。不过,这符箓也就在洞穴内可用,若是在外面光线太足,痕迹根本是瞧不见的。”

  “求援讯号”墨冲点了点头。这倒没有出乎他的意思,他本来也猜测白光是某种修士通信用的东西。

  卫一德笑道:“在下没有带灵兽袋之类的东西,不方便前进,倒是墨道友,不赶去瞧一瞧么”

  墨冲道:“我看,有刚才那几位道友。想必已经能解决问题,在下也不必多跑这一趟了。”

  卫一德笑道:“道友就不想去分一杯羹进得矿洞的。都是结丹期修士。若是只遇见同等阶,大家自然不必发出什么求援讯号。会发求援讯号只有两种情况。第一,有大批妖兽,第二,有结丹修士单独无法对付高阶妖兽。无论是哪一种,都很值得一去呢。”

  墨冲闻言一愣,这才明白刚才众人为何会有如此表现。他们根本不是关心发出求援讯号人的死活,而是看中了其中的好处。第一种情况,有大批妖兽自然很值得出手。但是第二种情况,有高阶妖兽,更是油水丰厚。妖兽到了六级以上,材料每高一级,价格都要翻上一番,若是有什么七级、八级、甚至九级妖兽的材料,只是一些边角,那价值也不是普通妖兽材料可比。

  想明白这一点,墨冲朝卫一德一抱拳,道:“多谢卫道友指点,那在下也去瞧瞧。”

  卫一德笑道:“你可要快些。去得迟了,没帮上忙,东西分不分你,那可真不好说。”

  辞别了卫一德,墨冲一路飞掠。因为已经有人走在了前头,墨冲也不用担心遇上什么险阻,一路是全速前进。但是让墨冲意外的是,他只是慢了众人片刻,却一直没有追上众人的脚步。一直在小半天之后,墨冲这才终于在一条笔直的矿道遇见了第一个人。正是那名叫刘丰的黄袍青年。

  刘丰微笑着坐在地上,但是对于走到近前的墨冲,他却没什么反应。他已经无法有反应了。因为他的胸口,有一个比碗口还大的洞。无论是谁,胸口有这么大的一个洞,大约都不会再有什么反应了。

  看着刘丰的尸体。墨冲表情很凝重。刘丰死得太奇怪了。先不说他的表情为什么会如此安详平和,他尸体流出的鲜血也太少了些,别说他身下的地面没有鲜血的痕迹,连前胸的衣襟都没有被鲜血染红。胸口破了这么大一个洞,鲜血本不该如此少的。

  还有别的问题。刘丰是和其他四人一起前进的,其他人又在哪里刘丰神色如此安详,会不会是在休息和人谈笑的时候被人偷袭呢

  沉默了一下,墨冲脚下一点,朝来路返回。他会来,一是为了瞧瞧热闹,二来是想赚些好处。但是现在既然已经死了人,事情就不是那么简单了,还是不要搀和的好。

  怎么回事

  半个时辰之后。墨冲站在一条笔直的矿道之中,看着眼前的一具死尸,面色凝重。死尸是一名身穿黄袍的青年。正是刘丰。刘丰的尸体,墨冲在半个时辰之前,已经在前方矿洞中发现过,但是现在为什么又出现在了这里

  是我迷路了么

  墨冲给出了一个勉强说得通的答案。他刚才是追寻着白色光痕而来,并没有遵循地图。矿洞之下错综复杂,会走错,那也是有的。当即,墨冲手掌一翻,取出了小队长分发的地图。按照记忆和当下地形的对照,墨冲很快找到了自己的准确位置,当即再次往回行走。

  又是半个时辰之后。又是一条笔直的矿洞,又是一具身穿黄袍的尸体。墨冲沉默了。上一次或者可以说是迷路,但是这一次,他明明是按照地图行走。他本应快到和卫一德分手的那岔道了的。就算走错,那也不至于重新回到这里。未完待续。。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