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高肉攻让受含着睡

第一十三章 旅途起点(一)

葬花弄影2020-04-15 05:09:0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秦松离开宗门快两个月了,现在也该回去了。秦远山有了十倍量的聚元阵,最近修炼的进展很大,感觉已经摸到了凝丹境的屏障,也准备闭关冲刺凝丹境。于是,秦松就告辞离开了大秦镇。

? 大秦镇并没有人亲眼见到剑十三和秦松的那场战斗,秦老爷子也闭口不谈此事。于是,大秦镇就有了秦松的各种传说。有的说秦松败了,有的说秦松胜了,各种推测在大秦镇的街头巷尾流传。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秦家一如往常,这是大秦镇之福。但这些和秦松已经没有关系了,他已经在回宗门的路上了。

? 飞舟在田野间自由自在的穿梭,由于时间还算充足,秦松的灵舟飞的并不是很快,一路上不是修炼就是观赏风景,不知不觉又来到了那个奇怪的小山村。依旧是袅袅炊烟;依旧是小桥,流水,人家;依旧是碧绿的菜畦,整洁的院落,古朴的茅草屋。

秦松下来了飞舟,顺着小路来到了那座小桥上,看着桥下的流水,水里的小鱼依然在嘻戏。看着小桥那边的小村庄,不禁有些怀念,那个喜怒无常的采莲仙子,那个十五六岁就失身的耶律楚齐,那个长得漂亮的男孩寿终。

秦松暗想,自己刚刚突破到凝气境七层,根基还不够稳固。此地人迹罕至灵气充沛,不如就在此修炼半日,待稳固了修为再走也不迟。更重要的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这里总是有些留恋的感觉,修炼半日也算顺了自己的心境。

? 想到这里,秦松取出聚元阵在桥头布置好阵法。四周的灵气缓缓向聚元阵集结,不到一刻钟聚元阵内就达到了十倍浓度,真气蒸腾犹如实质。秦松安下心来盘膝打坐,真气运转,稳固凝气境七层初期的修为。

充沛的真气在经脉内呼啸着循环,最后流进丹田被那七个气旋吸收,转化为真元储藏在丹田深处。和剑十三一战积累了大量的战斗经验,对真气的使用也更加的灵活,真气在经脉中流动的也更加顺畅,再加上十倍量的聚元阵。秦松的修为在稳固的情况下又晋升了一小步。达到了凝气境七层中期,而且和剑十三一场酣战带来的余温,还在继续产生着作用,修为还有提升的空间。

就在秦松尝试着冲击凝气境七层后期的时候。远处飞过来五艘灵舟,从秦松头顶上飞过,秦松有所警觉,收起了聚元阵以免被人觊觎,但为时已晚,那五只灵舟在在秦松头上打了个旋,还是降落了下来。

从两只飞舟上跳下来两个人,剩下的三只飞舟呈三角形停在秦松头顶上方。这几人都是十七八岁的样子,穿的都是普通的衣衫,看不出来是哪个宗门的弟子?最先下飞舟的黑衣少年,走在最前面,耀武扬威的对秦松喝道:“小子,荒山野岭的在这瞎逛什么!是不是有什么古人洞府,上古遗迹!”

? 秦松不想多事,摇头说道:“各位师兄,这里并没有什么上古遗迹,只是这里的景色不错,在下只是在这里流连一番。”

? 另一个白衣少年,贪婪的看了一眼秦松的储物袋,刚刚这里灵气异常的浓厚,肯定和他刚刚收起来的物品有关,能凝聚如此浓厚的灵气,肯定不是普通的宝贝。他眼珠子一转,上下打量着秦松,说道:“小子是圣贤宗的普通外门弟子,也没什么油水。主动的,乖乖的把你的储物袋拿出来,哥几个看看就走!”

? 秦松明白,自己遇上打劫的了,刚才自己虽然很快的收起了聚元阵,但还是被这五人发现了。现在自己明显的被包围起来,唯一的退路反而是后边的小桥。可是过了小桥就等于进了困阵,眼前这五个人要是也跟着进了去,那就是瓮中捉鳖了,当然这哥几个也就被困在里面出不来了。

? 黑衣青年见秦松不说话,左顾右盼的不老实,“噌”的一声招出了极品灵剑,真气运转,凝气境八重巅峰的修为展露无疑,说道:“小子,不听话,别怪我们哥几个心狠手辣了!几位师兄师弟,拦住了别让他跑了,待我抢了那凝聚灵气的宝贝,咱们哥几个共同享用。既然他不交出来就断了他双腿,割了他的舌头,让他在这里自生自灭!”黑衣少年残忍的狞笑着,手中灵剑化作一道闪电,向秦松的咽喉刺来。

? 秦松见此人说打就打心狠手辣,也知道多说无益。“呛啷”一声长剑出鞘,融入剑意,同时运转扶风术法诀,长剑后发先至,“嗤”的一声,剑尖瞬间离黑衣少年的咽喉只有数寸之遥。

? 黑衣少年没想到秦松剑速如此之快,想躲也躲不开,想撤剑回挡已经来不及。他本就是亡命之徒,此时挡无可挡,避无可避。一狠心不顾自己生死,不躲不避,手中长剑反而加速刺向秦松的咽喉。一脸的狠色,准备和秦松同归于尽。

? 黑衣少年想死,秦松可没活够,运转扶风术,身体“嗖”的后退三米多远,躲开了黑衣少年拼命的一剑。

? 黑衣少年也是一脸的后怕,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下,脸色煞白,一个大意差点小命交代了。他恶狠狠的盯着秦松,说道:“小子,小爷小瞧了你,没想到还是掌握两种奥义的天才,更饶你不得!”说完对身后的白衣少年说道:“花有声师弟,咱俩联手,速战速决,这小子是圣贤宗外门的天才弟子,时间长了怕夜长梦多!”

? 白衣少年花有声嘿嘿笑道:“吕方师兄放心,跑不了的,这小子是天才弟子岂不是更好,宝贝会多一些!”说着,右手持极品灵剑,左手又招出一面盾牌来,真气外放展现出凝气境八重后期的修为。接着说道:“吕方师兄,这小子掌握了剑之奥义和风之奥义,速度奇快,咱们还是小心一点好。”

? 黑衣少年吕方,面色狰狞,嘿嘿笑着说道:“刚才是我大意了,差点被这小子占了便宜,这回咱们慢慢的折磨死他!”

? 头顶上方的三个少年,也都招出了极品灵剑,真气外放竟然都是凝气境八重的修为。他们把飞舟压的更低,做好了准备,以免秦松突然招出飞舟逃遁。

秦松此时已经接近小桥的中间,再踏出一步就会跨过困阵屏障,那时,即使这几个人让自己跑也跑不了了。

? 黑衣少年吕方,长剑一抖融入了土之奥义,剑意中一种厚重感产生,招大式沉向秦松斩来。秦松背后就是困阵屏障,不敢向后闪避,心念一动,剑之奥义和风之奥义融合,长剑又是后发先至,刺向黑衣吕师兄的咽喉。

? 吕方早已经有所准备,哈哈大笑,一面盾牌出现在左手之上,正好挡住了咽喉,手中长剑继续向秦松斩去,厚重之意把秦松笼罩其中,大有把秦松一劈两半之意。

? 秦松剑速奇快,只听得“叮”的一声,剑尖正好刺在了盾牌之上,而头顶黑衣少年吕方的大剑已经劈了下来,剑意压顶让人呼吸都感觉到沉重;另一侧那白衣少年花有声的长剑却横扫他的下盘,剑意吞吐,融入了水之奥义隐约有流水之声响起,让秦松闪避的速度慢了下来。

? 没想到这两人都是领悟了两种奥义的少年天才,肯定是哪个大宗门的内门子弟,或者是外门顶尖天才。

? 秦松此时再也无暇考虑困阵的事情,水之奥义脱体而出,缠绕吕方的厚重大剑,同时化解白衣花有声的水之奥义缠绕,瞬间把扶风术提到极致,身体极速后撤,虽然躲开了了二人合力一击,但是同时也踏进了困阵之中。

? 花有声见秦松又使出了水之奥义,面露凝重之色,说道:“各位师兄师弟,此子掌握了三种奥义,如果被他逃跑了,想必大家知道后果。”

? 吕方等人自然明白,三种奥义代表着是真传弟子的候选人,在宗门内都是挂了号的人物,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如果此事传到秦松宗门之中,五人就危险了。几人虽然也算是大宗门内门的天才,但截杀一个宗门真传弟子的罪名,五人可担当不起。

? 几人对视一眼,头上三只飞舟首先向秦松压过来,想要控制秦松别从空中遁走。但是没想到这个困阵除了小桥上是单向屏障之外,其他地方都有双向屏障里外都隔离,三只飞舟撞在了屏障之上,“砰砰砰”三声,三只灵舟被弹出十多米,翻滚着掉落在地上,三人灰头土脸的爬了起来,很是狼狈。

? 吕方大惊失色,扶住其中一个少年,喝道:“文平师弟!什么情况?”

? 文平平稳了一下气息,说道:“吕方师兄,前边有个阵法,这小子跑进了阵法里边。”

? 吕方看着小桥那边的秦松,说道:“小子,你以为有个乌龟壳就没事了么?我这就进取宰了你!”

? 秦松并不畏惧,笑笑说道:“吕方师兄,你进来我也未必怕了你,不过我告诉你,这是一个困阵,只能进不能出,所以我希望你们马上离开,这是为你们着想。”

? 吕方哈哈大笑,说道:“你是说我们如果进了这个大阵,就再也出不来了?难道这个困阵是你布置的?”

? 秦松说道:“不是,这是个上古困阵,不知道存在多少年了。”

? 吕方呵呵笑道:“小子,这个主意不错,不过,不进去过,怎么知道只能进不能出?你那能凝聚真气的宝贝就是在这里得到的吧?”说着,说着走上了小桥,大步流星的走进了困阵。

? 秦松摇摇头,不在和他们废话,施展扶风术转身向村子里边跑去。

? 见秦松转身逃跑,五人再不顾虑,纷纷越过小桥向秦松追去。秦松领悟了风之奥义,又掌握扶风术法诀,所以速度奇快,几个冲刺就消失在茅草屋的后面。

?

?

?

?

?

?

?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