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高肉攻让受含着睡

第一十章 恐怖的危机感

葬花弄影2020-04-15 10:09:07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对于学生来说,高考是一个分水岭。

高考之前的开学是每个学生心中的恶梦,而高考之后的开学,则是顺利摆脱家庭的束缚,放飞自我的开始。早在家中听够了父母唠叨的大学生们,开心的奔赴回学校,继续新的一轮醉生梦死的放纵生活。与初高中开学季那沉甸甸的消极气氛不同,大学的开学季欢快的声音总是充斥着校园内每一寸土地,洋溢着一股水果发酵过度般的酒香,堕落而沉醉。

伤流年迈步在S大的校园中,四周充斥着多到爆炸的青春气息,恍惚间仿佛带他回到了少年时代。伤流年在操场旁站住自嘲一笑,自己明明并不比周围的人大多少,却觉得自己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究竟是我抛弃了平凡,还是世界排斥了我呢……”伤流年在长椅上坐下,心中浮起一阵淡淡的惆怅。

十年前,年仅十六岁的伤流年,结束了在“对灾部”两年的训练,成为了“对灾部”下属“枭龙大队”的一名作战人员跟随自己的监视人来到了S市,开始了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对灾部”是由国家注资成立的一个组织,明面上作为一普通的商业集团在各市购置资产,它有数不尽的伪装称呼,例如在S市的资产便挂名在一家叫做“X达科技有限公司”的皮包公司下,但是在这组织之中的人则统一称呼其为“对非自然灾害紧急应对部”。

而它的任务就是监视并处理异常的触媒。

关于“触媒”的形成,古往今来无数宗教,政府,团体都有一套自己的说辞:神迹、觉醒、开悟、通灵…等等等等。总之似乎一切不可用常理来解释的问题都可以归进这个范畴。随着科技的创新发展,许多不可解释的事情都被揭开了其神秘面纱,而其中99.9%的都被证实究其根本只是因为前人的愚昧,或今人知识的局限,但是就是那些极少数的事件则透漏出完全不容于这个世界的奇特。

它们不符合这个世界根本的法则,它们存在的本身就会对周围世界产生不可预测的影响。它们以灵异事件的形式出现,但却通过周遭与其接触的人和事物影响着正常世界的运行。“对灾部”内部对触媒分成了三个阶层六个等级,低于F级的触媒被认为无法被感知,仅能通过特定仪器探测,视为无害触媒。

E级和F级触媒为无法被普通人感知的触媒,为低阶触媒。相对的,能感知到F级触媒的人和动物就脱离了普通人的范畴,这类人和动物也在“对灾部”的监视范围内。低级触媒唯一扩散影响的方式便是通过能够感知其存在的人和动物来达成的,例如某些人并非自称而是真的能够看到“幽灵”。而“对灾部”内部则称这类人为获得了“神示”,获得神示的过程则被称为异化,如果异化程度过重,其本身也会成为触媒。

C级和D级触媒已经可以被普通人认识和感知了,为中阶触媒,这类触媒往往会严重影响普通人的生活,其不需要任何能够感知其存在的特定异人和异物就可以对周围世界产生影响。

而A级和B级的触媒,则超越了普通人的认知方式,被定义为高阶触媒。能够达到这个级别的触媒往往其本身就具有了主动掌控和使用自己非凡之处的能力,它们是对灾部真正的敌人。

对灾部将触媒的危害性做了对应的划分,

需要销毁的H级

需要封禁的G级

需要封存的N级

需要监禁的J1级

需要监管的J2级

需要监视的J3级。

伤流年就是一名危害性被判定为J2级别的高阶触媒,在对灾部的枭龙大队所属作战人员全部都是危害性被判定为J2级别的危险存在。而监管他们的人则被称之为“龙牧”,都是因异化而获得了神示的人。

在对具有危害性的触媒处理过程中,毫无疑问本身就是触媒的异人是最适合的。普通人接触中阶以上的触媒很容易就遭遇“神示”而被异化,如何减少触媒对正常世界的影响就变得极为重要了。

最终“对灾部”形成了挑选思想觉悟高,身为触媒的异人组成枭龙大队作为战斗在第一线的人员,同时挑选获得神示意志坚定的人作为异人的监控者即“龙牧”来形成处理触媒的基础作战单元。这样既避免了普通人接触触媒被异化,也借助异人的能力提升了作战效率。

任何强大的事物都有觊觎其利益的人,完全违背常理的触媒也不例外,古往今来无数宗教,政权,团体为如何获得和操控触媒而投入大量的资金与人力。各种宗教研究出繁琐的仪式,血腥的献祭,无数帝王为求得不死药耗尽国力,或是建造庞大的陵墓。伤流年便是这无声的黑暗中一个牺牲品,进入对灾部之前的十四年在他的人生中是无比悲惨的十四年,他幼时被人贩贩卖给了一个国外的科研机构成为了试验品,最终经历无数的曲折离奇他被对灾部解救成为了枭龙大队的一份子。身处对灾部训练的那两年他结识了同龄的上官善水,在他驻守S市的第七年,23岁的上官善水终于来到了S市成为了他的龙牧,至于两人到如今已长达十年的爱情长跑则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伤流年抬起头静静的看着道路上来来往往的莘莘学子,羡慕之情从心中涌现。

“还有两个月…”他喃喃自语道,他来S市前便和部里签订了协议。为国效力十年且无继续异化的征兆,便可以将自己的危害等级由J2降为J3,在部里的监视下以一名普通人的身份渡过余生。他无数次的幻想自己从对灾部中退休后的生活,其中第一件事自然是和等待了自己十年的上官善水结婚。而第二件事就是考一个学位,找一份普通人的工作养家糊口,让上官善水为自己生下一个普通且健康可爱的孩子。想到这里,他不禁微笑起来。

“你在傻笑什么!是不是看中哪个小姑娘了?”耳中的隐蔽式耳机传来上官善水微怒的声音

“怎么会,我在想我们的婚后生活呢。”伤流年抬头向远处停着的一台商务车看了一眼,喉头微动带着三分委屈三分无奈解释道

“少拿瞎话哄我,你认真盯着点,看时间触媒就要出现了,你别光顾着坐在那里扮帅撩妹!”上官善水丝毫不理会他的解释,恨声说道

伤流年此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坐在这里,周围路过的小女生都在悄悄的打量自己。几个胆子大的女生干脆就站在不远处盯着自己窃窃私语,看到他看过去,也不羞涩,光明正大的抛着媚眼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伤流年甚至能感觉到女友暗中盯着自己的视线伴随着这阵笑声陡然尖锐起来。

他赶忙从椅子上起身,赶在有人鼓足勇气搭讪他之前快步的消失在来来往往的人流中。

根据对灾部专属的触媒侦测卫星系统——天网的侦测结果,S大的校园近期频繁发生疑似触媒的波动,是这次需要排查的八个异常地区中处于市区的一个地点。通常来说人流密集的场所是非常容易生成触媒的,密集而活跃的精神力场很容易吸引高次元存在的注意,从而成为链接次元壁的一个接口。古时血腥的活祭被认为是沟通神明的有效手段,正是因为祭品在极度痛苦中爆发的精神波动在高次元存在的眼中如同漆黑夜空中一闪而逝的缥缈星光,有着极其低但却不为零的可能吸引到它们的注意。而即便是吸引到高次元存在的一瞥,对于现世来说都是可怕的冲击。

部里的报告指出,S大校园内的波动近期在中午和夜间规律性的生成,这种触媒本身极有可能是类似伤流年这样的异人,所以流年善水二人来到校园中试图将其找出来。

伤流年在校园内漫无目的的游荡,排查触媒最困难的地方在于,你根本不知道它是以什么形式什么状态出现在什么地方。只有当它切实发生之时,才能被特殊的仪器所探知,此时流年善水二人只能依靠天网传递的信息划定校园这一初步的范围,而具体位置在触媒再次活跃起来前则很难找到线索。

“要是和上一个一样是个死物就好了……”伤流年叹了口气,他更喜欢昨天那种固定在楼顶天台上的物体触媒,查起来容易排起来方便。就在这时,一阵奇异的感觉从伤流年心头升起。

“流年,在…”耳机里响起上官善水的声音

“我感觉到了,离我很近。”伤流年截断女友的话,冷静的说道。他抬起右手看了看藏在手心里的水晶柱,仔细观察着六个面光亮的差异,抬头锁定了面前一座教学楼。

“你小心点。”上官善水小声提醒道

“放心,波动不强,你先不要靠近这边,我上去看看。”伤流年按掉通讯器迎着人流走进了教学楼。

此时正值上午课程结束的时候,学生们三三两两结伴走出教学楼,下午没课的在商量着行程,有课的在讨论着午饭吃什么。等到伤流年走到三楼时,学生们都差不多走干净了,此时整栋楼就像流干了血液的老人,丧失了全部的生机与活力。几分钟前这里四处还飘荡着欢声笑语,此刻却仿佛死一般的静寂。

当伤流年走到五楼的时候,已经不用借助手中的仪器也能感受到异常波动的来源了,高达D级的波动从走廊尽头传来,和他产生着奇妙的共鸣。伤流年不禁有些焦急,中阶的触媒本身就能够异化周遭事物来扭曲和影响现世,更何况在大学这种人流密集的场所更是危害巨大。

伤流年将水晶柱收回怀中,两手自然下垂做好了战斗准备,缓慢而又无声的靠近了走廊的尽头。走廊到了这里90度一转,一侧是公共厕所,另一侧则是一个通过一段昏暗的长廊向后延伸出去的单独教室,从门框上方厚重的灰尘可以看出这件教室已经很久没有使用了。

伤流年深吸一口气,轻轻的一推。门并没有锁,稍微用力便“吱”的一声打开了,伤流年顿住脚步微一侧身从推开的门向教室向看去,在教室里胡乱堆叠的桌椅之中,一个瘦弱的身影惊恐的扭过头和伤流年对上了视线。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