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高肉攻让受含着睡

第一十九章 ,妖殇道人

葬花弄影2020-04-14 19:09:1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看着诸葛玄,刘宣德心中更是憎恶,但也不愿意撕破脸面,只不卑不亢的道,“此事实在不宜,玄公,不若这样,等到祭典完了,我以后不再邀请他便是。”

  “什么?”

  诸葛玄回过身,显出几分狠厉,“刘宣德,你敢不听我们诸葛世家的?”

  刘宣德淡淡的道,“已经邀来的客人实在不便驱赶,还请玄公不要见怪。”

  看着诸葛玄,他眼中渐渐带出许多冷色。

  “你……”

  诸葛玄愣了下,颇显慌乱的退了几步,看向诸葛木,只是不住摇头。

  “废物。”

  诸葛木暗暗骂了一声,转向刘宣德,“宣德公,你打定主意了?”

  刘宣德举手行礼,“木长老,此事确实不合礼仪,恕难从命,诸葛世家不会这么不通人情吧?”

  “随你罢。”

  诸葛木点点头,冷冷的道,“但祭典要出了什么事,宣德公你可走不了。”

  这一句话简单平淡,其中带了许多威压,不住攻击,震慑着刘宣德的心神,刘宣德面色一紧,“木长老……”话还没有出口,一股轻柔之气悄然拂来,将威压完全驱散,还伴随着周舒平和的声音,“无须担心,我在,保你刘家平安无事。”

  刘宣德精神一振,看向诸葛木道,“木长老不必以势压人,这里是东胜州的刘家,不是诸葛世家。”

  “也好,宣德公,你好好准备罢,不打扰了。”

  诸葛木显是感知到了,朝远处看了一眼,朝着祭台走去。

  祭台上,已坐了不少人,主座的正中,有一名长须修士。

  那修士在众人中尤为突出,无论修为境界还是气质,都高出其他人一筹,一袭白袍,身姿飘渺,周身绕云,带着淡淡的光泽,只能用仙风道骨来形容。

  他端坐着,面色平静,四周有不少修士走过来,恭敬的行礼招呼,他只点头以对。

  “长孙长老,你可是受万人敬仰啊。”

  边上的一位黑袍修士,不无羡慕的道。

  他轻轻点头,谦和道,“张长老言过了,只是因为昆仑,老夫的薄面也不值一提。”

  “呵呵,长孙长老真是自谦,”黑袍修士不觉笑道,“修仙界里谁不知道,长孙长老是长老会的大长老,权势滔天,实力更是顶尖,难得出关来到东胜州,谁不想来结交一番,可不止是因为昆仑两字。”

  那白袍修士,名为长孙有忌,是昆仑长老会中资格最老的长老,已接近七千岁,早早就渡劫境八重圆满,是如今的修仙界里声望最高,也是最为人所知的渡劫境大修士。

  长孙有忌淡淡的道,“长老会并无大小之分,张长老言过了。”

  “呵呵……”

  黑袍修士微显尴尬,笑了几声,没有再说下去。

  长孙有忌看了他一眼,徐徐道,“张长老,听说你最近悟道了?”

  黑袍修士连忙点头,颇显喜色的道,“长孙长老如何知道?是啊,在下也没有想到,居然能在渡劫时突然悟道,实在是……”

  “呵呵,天剑门又添一位高人呐。”

  长孙有忌淡淡一笑,“张长老,有意的话,可以去昆仑方丈山修炼,老夫可以帮你开这个门。”

  “啊?”

  黑袍修士眼睛一亮,连连点头,“那实在太谢谢长老了,只是……在下需要做些什么?”

  这黑袍修士,是天剑门的张嵩白,刚刚度过渡劫境五重天劫,受邀来参加五丈之祭。

  “张长老,稍后再叙。”

  长孙有忌神色微滞,看着走过来的诸葛木,缓缓抬袖,将诸葛木罩入其中,顿时消失不见。

  边上的人都有些呆滞,只张嵩白摆了摆手,显出一丝不屑之色,“看什么看,都走开了去,没见过昆仑的高深法诀么?长孙长老有要事,你们不要随意打扰。”

  远处的周舒,也是滞了下。

  如果没有认错,这应该是一种叫做袖里乾坤的昆仑秘法。

  秘法中包含了空间法则之力,修炼到一定境界,挥袖之间就能将人或物瞬间挪移到另一处,杀人不留形迹,比大切割拳要高明不少。

  昆仑是修仙者发源之地,修仙界里不少早已失传了的法诀,却都在昆仑留有道藏,这也是周舒一直想看昆仑藏经阁的原因,若是他能得到昆仑的诸多秘法,必能掌握许多带有法则之力的法诀,舒之道也能进一大步。

  周舒放开神识,数万里内没有再感知到诸葛木的存在,要么,挪移的地方相当远,要么,就是长孙有忌掌握了些许空间法则之力,缩地成寸,利用空间距离的改变,将诸葛木藏在里面。

  从长孙有忌那平淡而随意的动作来看,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些。

  长孙有忌七千年修炼,确实非同一般。

  如果能与之交手,或许能得到不少经验,周舒暗暗想着,燃起不少战意。

  一处未知之地。

  四周都是一片迷障,如囚笼,诸葛木也不惊惶,显是之前有过体验。

  “慌慌张张的,出了什么问题?”

  有声音从四周响起,是长孙有忌在说话。

  诸葛木十分恭敬的行礼,“长孙长老,那个周舒也来了,属下担心他会闹出什么乱子。”

  那声音平静的道,“周舒,荷音派宗主,渡劫境四重,此人修炼得很快,管理宗门也很不错,收留了王盈月还有诸葛严遗子,前阵子南夜和他交过一次手,只是略有不如……你有什么好慌的,老夫对他了如指掌,他成不了什么气候。”

  “长老神功,属下明白。”

  诸葛木点头,眼中还有些担忧,“可属下总觉得,这周舒很不简单,而且,属下察觉到刘宣德有动摇之心,他和周舒似乎认识,如果周舒和刘家早有勾结,意图破坏我们的祭典,怕是有些麻烦。”

  “麻烦?我在,昆仑就在,不会有任何麻烦。”

  平静的声音里,傲气毫不掩饰,“就算那刘家和周舒勾结要破坏祭典,也什么可担心的,他敢动手,他就会和诸葛世家一样,不复存在,出去做事罢。”

  诸葛木行礼道,“好,属下明白了。”

  那声音继续道,“还有,最后一个时辰了,诸葛玄那个废物,你盯好点,不要让他出乱子,到时说话说错一个字,他知道后果。”

  诸葛木恭敬道,“知道了。”

  诸葛木很快消失,只那声音还在回荡。

  “周舒,老夫还真想看看这个后辈,究竟有什么本事。”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